丁香园被一锅端,为何全网欢庆?

来源:韬闻

这两天,认证为“陆巍,执业医师,肿瘤学博士,外科学博士后,沈阳市第五人民医院胃肠外科主任,北医三院新型医闹分子的受害者,原上海交通大学新华医院普外科医生”的知名博主“一路为医”,发了个帖子,引起网民关注。

在帖子里,一网民告诉他声称“据说DXY要被封号了,陆老师的春天来了”、“看到通知了,(DXY)全网禁言,微博还没执行”。“一路为医回复”说“通知丁某园全网禁言了?喜大普奔啊

显然,这个“DXY”,就是指的丁香园。

接到,到了昨天下午,“一路为医”转发的另一条帖子显示,有网民称“据说为祸日久的丁香系列要被全网禁言了,不知真假,如是,大快人心!

以上信息均显示,丁香园,而且是丁香园的全部网络平台账号,要被全网禁言了。

而这些网民,对于这一当时还没有被证实的消息的态度主要是两个用语:喜大普奔、大快人心。

结果,到了晚上,该消息即被证实至少部分属实,因为“丁香园”在微博上的账号如“丁香园”、“丁香医生”、“丁香妈妈”、“丁香生活研究所”、“丁香园用药助手”,全部被禁言了。

即:“丁香园”的目前至少在微博上的矩阵,被一锅端了。

理由,全部是因“违反相关法律法规”。

不过,据丁香园自己的介绍,丁香园除了微博矩阵外,还拥有丁香人才网、丁香通、丁香客、用药助手、丁香医生、丁香妈、PubMed中文网、调查派、丁香会议等一系列平台和产品,目前尚不知是否也被一锅端了。

对于“丁香园”在微博上的矩阵被一锅端,网民的态度还是那样,是高兴、庆祝。

比如有网民直言“这不喝一瓶?

有网民则直言“今天是个好日子”。

还有网民大喊:喜大普奔!!!

所以,为什么中国的网民或者说中国的老百姓,对于“丁香园”被一锅端,如此高兴、如此欢庆呢?

或者说,“丁香园”,为什么这么招中国老百姓恨呢?

据韬哥的了解,可能与以下十点有关。

第一,丁香园背后的资本

这是公开可查的,丁香园有来自挚信资本的投资。

而这个挚信资本,投资的一系列科普平台,如科学松鼠会为侵华日军洗地,大象公会与回形针则众所周知的原因已经被取缔了,三橙传媒则在炒作如中国人不能吃海鲜(什么人会炒作这个话题呢?大家都知道)。

有网民曾一针见血的指出:丁香园他不是一个医生,也不是一个组织,他原本就是一个贩卖西医药的一家美国资本。所以中国老百姓要睁大眼睛,不要盲目上当。人家就一外国的医药代表。

所以,“丁香园”也被中国网民视为一个对中国进行渗透的织。

第二,丁香园曾组织对连花清瘟进行抹黑、围剿

今年4月,“丁香医生”在其公号、微博上同步发文《不要吃连花清瘟预防新冠》,发起了一场规模极大的对连花清瘟的围剿。

在丁香园对连花清瘟进行抹黑时,典型的手法是先造谣称“连花清瘟能预防新冠”,然后又辟谣称实际上不能。

丁香医生还在微博上设置了一个#不要吃连花清瘟预防新冠#的抵制连花清瘟的话题

第三,丁香园曾造谣式鼓吹所谓的美国“神药”

“丁香医生”在攻击连花清瘟的同时,拼命吹捧所谓的第三款美国“神药”,发文章说“来了,我们抗疫武器又多了一件”。

而早在2022年2月14日,丁香园官方微博就曾发帖称“华山医院注册了辉瑞抗新冠病毒口服药Paxlovid的临床给药研究。”

一边造谣式抹黑中医药,一边造谣式吹捧美国药,你品,你细品!

第四,丁香园与所谓的美国“神药”生产厂商辉瑞公司是合作伙伴

丁香园与辉瑞在疫苗上早在2020年开始已经合作了。

第五、丁香园曾对上海抗疫进行造谣

今年4月上海疫情爆发时,丁香医生公然在文章中造谣称“连花清瘟占去三分之一的运力”,复旦大学教授严锋专门传谣。

第六,丁香园把黑手伸向我国医院人力市场

6月16日,报道称《丁香园与国家卫健委发展研究中心达成合作,推动国内首个医院人力市场发展研究》,如果属实就意味着丁香园把黑手伸向了我国医院系统的人力市场。

第七,丁香园CEO鼓吹中国人吃人造肉

丁香园的CEO曾鼓吹中国人吃人造肉,称吃人造肉比牛肉环保,还节省耕地、减少人畜共患病。这其实玩儿的就是要求中国人不能吃肉只能吃素的那套话术。

回形针、大象公会也这么干过,主要来自美国的反华势力则一直在这么干、就着法儿的干。它们甚至称中国人吃大米也污染环境,中国人只能住在沙漠里、吃土豆才能环保。

第八,丁香园卖“天价鞋垫”

掀翻了权健的“天价鞋垫”后,丁香医生自己却也卖起了“天价鞋垫”,而且比权健鞋垫贵了差不多2倍。然后,居然称他们的鞋垫是“正经鞋垫、是正规的”。

第九,丁香园通过制造恐慌加道德绑架,营销带状泡疹疫苗

今年6月18日,丁香医生搞了618营销活动,主推带状泡疹疫苗接种。

6月19日,丁香园就炒作起了“建议尽早带爸妈接种带状泡疹疫苗”。

丁香园的套路是,先制造恐慌告诉你“99.5%的身上埋着这个雷”,然后再告诉你“生不如死”,最后是道德绑架,暗示你不给父母接种疫苗就是不孝。

丁香园还让该话题直冲热搜第一,可见舆论操控能力之强。

不仅仅是微博热搜第一,网页上的炒作也是铺天盖地。

其实,不过是该带状疱疹疫苗生产商葛兰素史克去年在英国的遭到严厉批评与警告的过度营销的复制、翻版。

葛兰素史克,之前在我国的有过严重经济犯罪。

第十,丁香园舔日到了“舔两口”的“境界”

7月25日,丁香发文《主任爱坐在地上的原因找到了》,声称《读者》杂志上曾经刊载过一篇文章,据说在日本,手术室师傅拖地拖得一尘不染,为了证明他们工作的认真,师傅拖完地都要舔两口,这就是敬业精神

丁香园的这个舔日动作,引发全国人民围观与嘲笑。

说起丁香园对我国抗疫的攻击、造谣,对连花清瘟的抹黑、围剿,韬哥想起一个攻击我国方舱医院、污蔑连花清瘟的一个上海私人医院的女医生,她个人微博个“朱筱吟医生”认证是“张强医生集团静脉病专科主诊医生,医生部总监”。

而张强,我们很熟悉,是私人医疗资本张强医生集团的老板,曾在上海疫情爆发时攻击我国的“动态清零”抗疫政策和攻击核酸检测政策。

“张强医生”和“丁香园”关系非同一般。

张强医生与张文宏医生,关系也貌似不一般。

而早在2020年9月17日,美国“盖茨基金会”就曾发帖称与张文宏医生合作。而丁香园官微转发评论说“2020疫情,让我们认识了张文宏医生,认识了盖茨基金会。

如此这般,我们希望仅仅是巧合

最后,回顾张伯礼院士的一席话,你会收获满满。

只有把我国的中医药彻底黑掉,它们才好喝我们的血、吃我们的肉,然后还会边喝边吃时说为了我们的健康、为了我们的生命!

所以,丁香园为什么这么遭中国人恨,你明白了吗?

顶 (20)

评论 0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