掏空中国的那场浩劫!

一提到浩劫,很多人会首先想到1966-1976年,这十年里,毛主席高度警惕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为消除党和政府中的腐败和特权、官僚主义等现象进行不懈斗争。很多人对这种斗争耿耿于怀,说毛主席是在小题大做,不但阳奉阴违进行抵制,而且把抵制行为造成的恶劣后果算到毛主席头上。

毛主席去世以后,有些人就像摘掉紧箍咒的孙猴子一样放飞自我了。毛主席生前担心的一切都发生了,这些人不但拒不承认当年主席的担忧是正确的,还想把他们在主席去世后搞出来的问题也算到主席头上。主席去世后都发生了什么呢?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

我们先看一组1976年的数据

总人口:93717万人,GDP:2943.7亿元,全国职工工资总额:489.2亿元,比上年增长5.5%,城乡储蓄存款余额:159.1亿元,其中定期存款:100.6亿元 活期存款:58.5亿元,财政收入776.58亿元,财政支出:806.20亿元,外汇储备12.55亿美元,进出口贸易总额:264.1亿元,其中出口: 134.8亿元 进口:129.3亿元。

我们再来看看1977年发生了什么

1977年11月24日,全国计划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形成了《关于经济计划的汇报要点》。与此同时,国务院对《十年规划纲要》进行了修订,并于1978年2月提交五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加粗部分的文字请大家认真揣摩思考,因为隐藏着一个大家都知道却都不能说的秘密。

这些文件提出,在20世纪的最后23年,经济发展分阶段,打几个大的战役。

第一阶段,在“五五”计划后三年,重点是打好农业和燃料、动力、原材料工业两个战役,使农业每年以4%~5%、工业每年以10%以上的速度持续大步前进,为“六五”大上做准备。

第二阶段,在“六五”期间,各项生产建设事业都要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到1985年,粮食产量要求达到4000亿公斤,钢达到6000万吨,原油达到2.5亿吨。为了实现生产的高指标,相应拟订了基本建设的庞大计划,(这不能赖毛主席吧)如在工业方面,新建和续建20个大项目,改造9条老干线,重点建设秦皇岛、连云港、上海、天津、黄浦等5个港口等。

1978年2月,中共中央政治局批准了这个高指标的《汇报要点》,并和1978年国民经济计划指标一起下达,要求贯彻执行,并与《十年规划纲要》提出的一些指标一同写进了五届全国人大政府工作报告。

按照这个尽快把经济搞上去的设想,显然仅靠国内的资金和技术是远远不够的。因此,从1977年开始,根据以往我国技术引进的经验,特别是“文革”后期受到“四人帮”干扰的“四三”方案的经验,将目光转向了大规模技术引进和大规模使用外资。(也就是说“四人帮”不主张大规模技术引进和使用外资,他们主张独立自主自力更生。)

在“新的跃进”的指导思想下(和“四人帮”相反的),首先是加快从国外引进技术设备。1977年国家计委向国务院提出的引进新技术和成套设备计划,本来是此后8年的任务,所需外汇为65亿美元,国内配套工程的基建投资为400亿美元。而在1978年国务院务虚上,再次强调要比原来设想更快的速度实现四个现代化。

1978年7月上旬,国家计委初步汇总了一个850亿美元的计划,其中400亿美元准备向外国借款。同年8月,国家计委将1978年至1985年引进规模由原来的65亿美元增加到180亿美元经过层层加码,大幅提高了引进国技术设备的规模。

1978年就确定从日本、美国和联邦德国等国家引进以钢铁、石油化工、化纤、化肥等主要内容的22个大中型项目,引进总额为78亿美元。仅1978年12月的最后10天就签订了以化工项目为主的31亿美元的协议,没有进行可行性研究和综合平衡,给以后造成了巨大隐患。

1977年,我国的外汇储备还有9亿多美元,出口额为79.5亿美元,进口额为72.1亿美元,进出口规模很小,贸易顺差更小。在这种情况下,为了支付迅速扩大的到货的设备款,中国银行不得不用吸收海外存款和从欧洲金融市场筹措贷款的办法来弥补,当时共筹集到51亿美元,其中欧洲金融市场的贷款年利达15%~16%

而且,按引进1美元国内配套建设4~5元人民币计算,这些项目建设全部投资需500多亿元。1978年,我国的财政收入为1132亿元,然而,光一个上海宝钢项目就需投资300亿元,可见,如此巨大的引进规模大大超过了国家财政的承受能力。(如果是你,你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吗?如果犯了,到底是蠢还是坏呢?)

这次失误使得汽车、电子、航空等战略性产业的发展被忽视了,或者说发生了“挤出效应”。像上海的运10飞机,由于得不到应有的资金支持,在研制了15年之后最终流产了,北京电子管厂想上马液晶项目也因缺乏国家投资而不得不停顿下来。现在看来,当时的引进重点是缺乏长远眼光的。

很多人奇怪为什么中国的很多高科技项目下马了,为什么八十年代中国到处缺钱,以至于连军队都要经商,中科院这样的科研机构也要想办法去捞钱,根本没有心思再搞科学研究,因为不捞钱连工资都发不出来。搞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就是科学的春天的真实写照。

再则,由于这些项目的引进规模太大、太急,有的协议甚至在国外的宴会上签订的,没有进行事前的可行性研究,忽视了我国已有的技术水平和消化吸收能力,以及新工业项目的产业链建设,无法实现与上下游产业的对接,即使是建成的项目利用率也很低,不能给社会带来明显的技术进步。

典型的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就是不知道那时候有没有回扣,是不是少数人发了财,把西瓜弄到自己家,把芝麻留给了国家。如果真的想为历史负责的话,有必要倒查几十年,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好人不怕查,怕查非好人。

更为重要的是,由于引进规模超越了当时国家所能承受的经济实力,高估了当时我国原材料特别是石油出口收入,而低估了从国际市场上融资的难度,从而不得不搞赤字财政。据统计,1979年我国的财政赤字历史性地达到170.6亿元,造成了国民经济一时的过热膨胀和产业结构进一步失衡。

毛主席时代物价几十年保持稳定,甚至一袋盐涨价一分钱都能成为新闻,会惊动总理去过问,那是一个物价不涨,只有工资在涨的年代。如果这都算浩劫,不知道物价飞涨,工人工资连吃饭都不够,除了工资不涨,什么都在涨的年代,算不算浩劫。

国民经济出现的巨大危机开始让掌舵者病急乱投医,对西方输出的经济问题解决方案也敢于照搬全收。这为西方对中国进行经济渗透、政治渗透、文化渗透大开了方便之门。我们今天所面临的严峻局面和复杂问题,都不是突然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起源于那个时刻。

我们今天说这些,不是为了翻历史的旧账打倒谁,而是为了实事求是去总结历史经验。这个国家不能掩耳盗铃,更不能把头埋进沙子里,把所有的错误都一股脑推给发现问题指出问题的毛主席,这不就是现在流行的不解决问题,只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吗?

毛主席是发现问题和指出问题的人,正是因为不听他的话才没有避免问题的发生。他老人家活着的时候高风亮节主动给犯错的人承担责任,但是我们不能在他死后还把所有脏水泼到他的身上。如果只有毛主席能批评,其他人都不能批评,宣扬只有毛主席有错,其他人都没错,民心能服吗?如果还有一点良知,于心何忍?

联想问题是个导火索,让我们可以从联想问题上按图索骥,去还原那段国有资产疯狂流失的历史,实事求是去记录和评价那段历史,并从中认真汲取教训,这才是对党和国家真正负责任的态度。我们要的不是美化谁,更不是要的丑化谁,我们要的是公平公正的真实。

到底谁是浩劫,应该允许对比,到底谁犯了错误,应该允许讨论,毕竟身正不怕影子歪,光把人们的嘴巴封上不是好办法。就像毛主席说的,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所以有些人就敢说毛主席的错误,因为毛主席允许说,有些人不敢说其他人的错误,因为其他人不让说。

有人对老百姓都崇拜毛主席却不崇拜自己很有意见,把所有的锅都甩给了别人也百搭,处心积虑地打造了很多形象工程也百搭,这就叫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你可以短暂欺骗所有人,也可以永远欺骗少数人,但是你无法永远欺骗所有人。

为什么敌人内外夹攻了我们几十年我们的国家依然发展起来了呢?因为毛主席培养了一批好学生,这批好学生不为名不为利,他们以人民为中心,为国家民族的复兴忘我奋斗,坏人紧偷快偷都没有好人创造的速度快。这就是撑起共和国发展的伟大脊梁,你可能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但是却在享受着他们的成果。

最后我们让聆听一下毛主席的教导,这是来自1962年的声音。

他们怕群众,怕群众讲话,怕群众批评。哪有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怕群众的道理呢?有了错误,自己不讲,又怕群众讲。越怕,就越有鬼。我看不应当怕。有什么可怕的呢?我们的态度是:坚持真理,随时修正错误。

我们工作中的是和非的问题,正确和错误的问题,这是属于人民内部矛盾问题。解决人民内部矛盾,不能用咒骂,也不能用拳头,更不能用刀枪,只能用讨论的方法,说理的方法,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方法,一句话,只能用民主的方法,让群众讲话的方法。

不论党内党外,都要有充分的民主生活,就是说,都要认真实行民主集中制。要真正把问题敞开,让群众讲话,哪怕是骂自己的话,也要让人家讲。骂的结果,无非是自己倒台,不能做这项工作了,降到下级机关去做工作,或者调到别的地方去做工作,那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一个人为什么只能上升不能下降呢?为什么只能做这个地方的工作而不能调到别个地方去呢?我认为这种下降和调动,不论正确与否,都是有益处的,可以锻炼革命意志,可以调查和研究许多新鲜情况,增加有益的知识。我自己就有这一方面的经验,得到很大的益处。不信,你们不妨试试看。

……

现在有些同志,很怕群众开展讨论,怕他们提出同领导机关、领导者意见不同的意见。一讨论问题,就压抑群众的积极性,不许人家讲话。这种态度非常恶劣。民主集中制是上了我们的党章的,上了我们的宪法的,他们就是不实行。

同志们,我们是干革命的,如果真正犯了错误,这种错误是不利于党的事业,不利于人民的事业的,就应当征求人民群众和同志们的意见,并且自己作检讨。这种检讨,有的时候,要有若干次。一次不行,大家不满意,再来第二次;还不满意,再来第三次;一直到大家没有意见了,才不再作检讨。

……

批评和自我批评是一种方法,是解决人民内部矛盾的方法,而且是唯一的方法。除此以外,没有别的方法。但是,如果没有充分的民主生活,没有真正实行民主集中制,就不可能实行批评和自我批评这种方法。

我们现在不是有许多困难吗?不依靠群众,不发动群众和干部的积极性,就不可能克服困难。但是,如果不向群众和干部说明情况,不向群众和干部交心,不让他们说出自己的意见,他们还对你感到害怕,不敢讲话,就不可能发动他们的积极性。

……

没有民主,不可能有正确的集中,因为大家意见分歧,没有统一的认识,集中制就建立不起来。什么叫集中?首先是要集中正确的意见。在集中正确意见的基础上,做到统一认识,统一政策,统一计划,统一指挥,统一行动,叫做集中统一。

如果大家对问题还不了解,有意见还没有发表,有气还没有出,你这个集中统一怎么建立得起来呢?没有民主,就不可能正确地总结经验。没有民主,意见不是从群众中来,就不可能制定出好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办法。我们的领导机关,就制定路线、方针、政策和办法这一方面说来,只是一个加工工厂。

大家知道,工厂没有原料就不可能进行加工。没有数量上充分的和质量上适当的原料,就不可能制造出好的成品来。如果没有民主,不了解下情,情况不明,不充分搜集各方面的意见,不使上下通气,只由上级领导机关凭着片面的或者不真实的材料决定问题,那就难免不是主观主义的,也就不可能达到统一认识,统一行动,不可能实现真正的集中。

我们这次会议的主要议题,不是要反对分散主义,加强集中统一吗?如果离开充分发扬民主,这种集中,这种统一,是真的还是假的?是实的还是空的?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当然只能是假的、空的、错误的。

……

我们有些同志,听不得相反的意见,批评不得。这是很不对的。在我们这次会议中间,有一个省,会本来是开得主动活泼的,省委书记到那里一坐,鸦雀无声,大家不讲话了。这位省委书记同志,你坐到那里去干什么呢?为什么不坐到自己房子里想一想问题,放大家去纷纷议论呢?平素养成了这样一种风气,当着你的面不敢讲话,那末,你就应当回避一下。有了错误,一定要作自我批评,要让人家讲话,让人批评。

……

没有广泛的人民民主,无产阶级专政不能巩固,政权会不稳。没有民主,没有把群众发动起来,没有群众的监督,就不可能对反动分子和坏分子实行有效的专政,也不可能对他们进行有效的改造,他们就会继续捣乱,还有复辟的可能。这个问题应当警惕,也希望同志们好好想一想。

顶 (36)

评论 0

置顶文章